真相在高处
  时间:2019-06-11   
【字体:

“外弧1600,内弧1000,下一段外弧1450,内弧910,前面还有没有?”

“收到,前面还有一个直段,你小心点。”

以上便是前段时间我和郑万项目工程部副部长李晓辉工作期间的日常对话,彼时我头戴安全帽站在郑万七标二分部赵河特大桥435号墩旁的便道上记录数据,而他,身绑安全带蹲在郑万七标二分部赵河特大桥435号墩距地面15米高的吊围栏上,脚踩L型角钢测量吊围栏内外弧尺寸。

此般场景的出现,是源于桥墩吊围栏混凝土步板安装过程中出现的现实性困难。桥墩吊围栏由于分批次生产安装,其尺寸上存在些许误差,而同一批次下预制的混凝土步板相对误差较小,对吊围栏尺寸精度要求较高,在同一角度下依次放置3块步板,吊围栏的弧度、尺寸存在几公分误差便难以将步板顺利放置在凹槽内。步板安装初期存货量大,尚且可以根据吊围栏情况对步板挑挑拣拣择合适的进行安装,可工作越是做到后期,可供调整的空间就越小,吊围栏与步板之间尺寸不匹配的问题越发暴露了出来。

郑万项目静态验收的时间逐步逼近,决战当头,步板安装这一看似简单的问题成了梗在郑万人心头的一根刺,挑选与吊围栏尺寸相匹配的步板在前期已经拖慢了施工速度,而现在即将面临无板可用的局面,若是再无法生产出与现场实际需求相匹配的步板,便不仅是拖慢进度的问题了。

“我们连无砟轨道这种从未接手过的难题都能克服,没理由被绊倒在步板这块小石头上,步板预制的进度没有任何借口推迟!”面对领导清晰明确的态度,现场挨个桥墩测量并针对性生产成了快速解决问题的唯一出路。

人类擅长估算长度,对高度的感知却不甚敏感。15米,无非是一个成年人跨出15步的距离,然而当这个距离垂直于地面之时,我却完全对其失去了概念。我们二人身绑安全带站在吊篮内缓缓升空,晨光和煦风儿轻柔,视角越升越高,周边的屋棚田野收于眼底,没有桥梁本身的遮蔽,此番景象与站在桥上之所见又是迥异。然而一切美好的感受停留在跨出吊篮的前一刻,脚踩角钢站在吊围栏上,和煦的晨光灼在身上变成了白日的焰火,昔时温柔的风儿刮在脸上锋利如无情的刻刀,刚刚尽收眼底的风景只要无心一瞥,就仿佛要坠入无底深渊。尽管挂好了安全带有安全保障,但是我的腿出于生理本能地颤抖着,勿要说开展工作,仅仅是抓住扶手保持站立就已经让我有种绝望的眩晕,15米原来是此般高度,站在15米高镂空的角钢上作业原来是这般感受。

随后的日子里,鉴于我的恐高,高空作业所带来的风险由李晓辉一个人承担着,而我在地面上配合他记录数据。一个墩柱16组数据,20根墩柱320组数据,每往前跨越一组便要重新栓绑一次安全带,每迈出一步都让我们彼此感到紧张与焦虑,尽管我是站在地面上的那个人,但每一丝风吹草动都让我心神不宁,我的目光从未离开高处,生怕高空作业的他出现什么样的意外。三天过后,二十张标记着数据的示意图被放置在工程部的桌子上,其上记录的数据写起来不过寥寥数笔,数据背后付出的努力、承担的风险却只有我们自己最为清楚。

“怎么样小伙子,赚点钱不容易吧?”这是李晓辉每次下到地面都会对我说的一句话。他说每一次站在这样的高处,他的腿也会抖,但进度总还是要推进的,这项工作总还是有人要去干的,不亲身去到吊篮高处,怎能测出最精确的数据,又怎能发现步板尺寸问题的真相并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呢?秉持着技术人员严谨的态度以及相比较而言高于常人的勇气,没有模棱两可的数据,没有知难而退的选项。背负着技术人员仿佛与生俱来的那股骄傲以及千锤百炼下磨砺出的韧性,顶着压力迎头而上,正面困难披荆斩棘,这是他唯一会做出的选择。

成年人的字典里没有“容易”二字,生活不容易,学习不容易,工作自然也不容易,有些困难的克服之道需要抽丝剥茧般层层深入才初现端倪,有些问题的真相需要你攀登到一定的高度才可见一斑。所幸的是,在我的身边有众多志同道合、以郑万项目顺利竣工为己任的同事,李晓辉对待工作的态度就如同他们的缩影,每个人都在各自的领域、各自的能力范围内竭尽全力。他们做一事专一事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之中,他们兢兢业业以严谨的态度对待遇到的障碍与困难,他们努力站到更高的视角去审视问题去寻找真相,他们身肩重任责无旁贷,以决绝之心决胜郑万。

(中国铁建兴发娱乐十五局集团五公司郑万项目部  曹可佳 )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